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其他類型 -> 歸期未期

第36章 第 36 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話是這么說, 我還是饒有興趣地把手上瓜子放了下來, 撲打了撲打手,“她們怎么議論的?說來聽聽。”

    憐薇低下頭去, 聲如蚊蠅,“她們說,如今上京城里, 論才貌論家世, 與太子殿下最般配的,還當是賀家小姐。又說太子殿下這幾日總往咱們府上來尋世子......”

    我示意她接著說下去, 她咽了口唾沫,才道:“她們, 她們說小姐如今名聲不好, 配不上太子妃的位子......”

    我嗯了一聲, 擺擺手叫她不必說了, 支支吾吾的聽著也難受。且我也大致猜到了外間流言蜚語是怎么傳的,便又拿了兩顆瓜子吃,不知怎的卻覺索然無味起來,隨手撂下,又飲了一盞茶清口。

    憐薇見狀跪倒在地上, “憐薇知罪, 小姐莫動氣。底下丫鬟婆子再有嘴碎的,自當好好教訓她們。”

    我虛扶了她一把,頗有些奇怪道:“我沒生氣,我有什么好生氣的?”

    憐薇退后兩步, 偷偷瞄了我一眼,自言自語說:“小姐明明就是不高興了,還硬說自己沒動氣......”,聲音漸漸弱了下去。

    我耳力好得很,淡淡瞥她一眼,她立刻噤了聲。“那位子我還真不在意,只是旁人說我的不是,我還高興,豈不成傻的了?”我想了想,又道:“不管怎么說,皇家的事不是能拿來嘴上消遣的。別府上的管不著,自家里的你且盯著些,再有提及此事的,二十大板打發出府,不必上報了。”

    天地良心,我全然是為著母親著想。這些話若是哪日傳到她耳朵里頭,怕是要氣出個好歹來。

    賀家姊姊委實是好的,知書達理端莊大方,人雖溫婉,可半分氣勢也沒輸,全然是母親一直盼著我能成的樣子。坊間這話也不錯,她同太子確是登對的。我真心歡喜賀家姊姊,自然就盼著她好,太子這人,勉強也算個好去處,我該高興才是。

    可我就是高興不起來,甚至還有些氣悶。

    這氣第二日就發到了太子身上。我正在書房臨摹字帖——母親布置下的,每日要寫滿六大張——他帶著一身雪走進來,把大氅解下交給下人,輕車熟路地先去炭盆那兒將身上帶的寒氣烘沒了,才靠過來。我規矩見了禮,接著寫我的字。

    他同我說話,我懶得答,只搖搖頭或者點點頭應和一下,示意我聽到了。幾輪下來,他便湊到我近前,仔細看了我一眼,“你是吃了啞藥了?”

    我言簡意賅地說了一句“沒”,以示自己嗓子好得很,頭都沒抬,只認認真真寫字。

    自打那次在山洞里開始,他對我便隨意得很,私下里甚至連“孤”的自稱都不再用了。我本想著他怕是念著我四舍五入也是救了他一命這個人情,可仔細一想,他若是不來救我又何必惹出一身的傷來,他救我一命這事兒才是實打實的。是以最終也只好歸結為是升華出了患難與共的深厚情誼來。

    他低下頭來端詳了片刻我的字,嘆了一口氣,“世子的字我是見過的,鐵畫銀鉤,蒼勁有力。明明是一家人,若是憑字相認,還真認不出。”

    我把筆擱下,從賀家姊姊寫給我的書信里頭抽了一封出來,在他面前展開,“這個好看罷?”

    他頗有幾分疑惑地看著我,我將信折好又收起來,“殿下既是來尋我大哥議事的,便不要在這兒耽擱時辰了,安北擔不起。北疆向來是秦賀兩家共守,殿下不好厚此薄彼,也該常去賀將軍府上商議商議才是。”

    我轉身要走,他上前一步擋在我身前,低下頭來看著我,低低笑起來,“你是不是聽說了些什么?”

    “什么都沒有。”我往左面移了一步,他便跟著往左移,我往右他也跟著,來來回回數次,且總比我快一點。

    “還說沒有。”他逼得更近了一些,目光灼灼,“心里怎么想的,直接告訴我,很難?”

    我抬頭沖他扯了扯嘴角,而后迅速出手,單手撐在他肩頭,借了一把力自上頭翻了過去。

    他身形忽動,我方走了一步,他便伸手擋在了我面前的門口。

    我深吸了一口氣,“煩請殿下讓讓。”

    他語氣正經起來,“外間怎么說的你都不必理會,”進而望向我的雙眼,像是要一直望到我心里頭去,“你只消信我便好。”

    我沒來由的心情好了不少,低下頭去好容易才掩飾住了忍不住揚起的嘴角。這時候大哥終于進了來,一見我倆的架勢,頗有些錯愕地停住,太子默默將手收了回去,咳了一聲,往座子上走。我一時也不知該說什么,只得告了退,匆匆溜了出去。

    午后賀家姊姊來尋我一趟,那時辰里我還未起身,只得勞動母親親自去后廳里招待。大哥不知怎的,本忙得很,那時候竟也恰巧有空,便去作陪了。待我將自個兒收拾妥當了趕過去,此二人已是聊得熱火朝天,就連在旁聽著的母親,目光里也皆是贊許之意。

    以大哥那性子,他即便與旁人說不到一處去,面上功夫也必會做到的。可這般眼角眉梢俱是笑意的模樣,委實難得。雖說同我說話的時候他也含著笑,可那笑拆開看是明晃晃寫著“自家親小妹,還能怎么辦”的,與如今面上這滿面春風的全然不同。我坐在一旁默默喝了兩盞茶,覺著自己如今多余得很。

    好在大哥終歸是要忙的,小半個時辰便有下人來傳話,說父親讓他過去一趟。他這一走,母親也便跟著說乏累先回了房,留我們姊妹兩個說些體己話。

    我深深望了一眼大哥的背影,又將視線轉回來,想起前幾日聽得母親不經意提起過,大哥也是到了議親的年紀這檔子事,心念微動。

    不過我怎么想是不打緊的,打緊的是賀家姊姊怎么想。至于大哥,忝為人妹十數載,這點兒眼力見還是該有的。

    我正出著神,賀家姊姊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輕笑道:“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我還未想好如何不動聲色地試探出賀家姊姊心意,且這事兒又不是集市上買布料,能好好壞壞的挑一堆出來,既不便明說,只好先擱下。

    沒成想卻是賀家姊姊先開了口,“你不說我也知道,”她抿了一口茶,聲音壓得極低,只有我二人能聽清,“只要我是賀家人一日,便絕無可能。”

    我一驚,案上的茶盞差點兒碰翻了下去,“阿姊你怎的連我想說什么都知道?”

    她還是一派云淡風輕的樣子,仿佛方才那句話并不是出自她口。

    我揣摩了揣摩其中深意,回過味兒來。確是如此,秦賀兩家若是結下姻親,還不定被有心人編排成什么。更何況大哥是我侯府世子,往后是要承襲爵位的。只是這么想著,又不免覺得可惜。也沒準兒是顧慮太過了呢?

    后來我才知曉,她這句話,我只意會到了一半。

    賀家姊姊忽的想到了什么似的,忙補了一句:“我三哥自是不同的,他只消日后不承繼父親衣缽,便也不是絕無可能。”

    這話聽得我心頭跳了跳,“這怎的又牽扯上賀盛了?”我默了片刻,而后斂了眉目,輕聲道:“既是回了上京,有些東西也得改改才好。既是阿姊的三哥,那也便是我的三哥,直呼名諱該是不太妥當了。”

    有些人,自打第一回見了,便知曉他就是該做這個的,該成這般的人的,譬如賀盛。他該是在疆場之上,大漠之巔,縱馬橫刀,如驕陽一般,被萬千將士恭恭敬敬稱一聲“少將軍”的。

    而不是因為某人某事,被絆住,困死。

    這話我在許久后,也親口同賀盛說過。那時候少年除去了一身的甲胄,莫名竟有幾分單薄,眼眶微微泛著紅,也不知是氣的還是怎的,低低沖我吼道:“你憑什么替我做決定?”

    我很平靜地直視著他道:“我沒有在替你做決定,我只是做了我自個兒的決定。”

    賀家姊姊若有所思地望了我一眼,不知為何神色里有幾分了然,不止是了然,還有些“我便知道必是如此”的意思。“你要稱他三哥可萬萬別牽連上我,不然他便該不認我這個妹妹了。”

    我沒再接這一茬,另起了個話頭,三三兩兩說了些別的,這一聊便聊到了日暮時分。

    賀家姊姊告辭前,還特意問起了先前的平安符用著如何。我道平安符這一類求神拜佛所得的,向來是信則有不信則無,為著自個兒好,自然還是信的,便日日佩在身上,貼身藏著。

    她目光閃了閃,一時間仿佛有許多情緒掠過去,只是我未瞧真切,只當是一時眼花。她笑著道:“這符請的費心力些,原也就是聽說管用。如今你雖離了沙場,可上京也遠非什么安穩之地,還是帶著得好,留一份心安。”

    我亦笑著應了一聲,將她送出了府,親看著她上了馬車。

    日子拖拖拉拉過了一陣兒,年關也到了。

    作者有話要說:  問題:為何安北突然開竅了?難道是靈犀所至?

    秦安北:不,我好歹是成過一次婚的人了,雖說也不能叫成過婚......

    賀南絮:不,明明是我話說得比較到位。

    待會要修改一下時間線,前面的一些時間會改動一下,大家不用重新看啦,只是細微的改動~

    P.S.早就想修一修時間了一來二去拖到了現在...

    以及昨天沒更這事兒深表歉意!嗚嗚嗚嗚嗚嗚

    我昨天在評論區里借了一個樓,不過仿佛好像大概也許被刷了下去...是以小天使們都沒看到,讓大家久等了,再再再度十分抱歉!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40958053 2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haron、40934139、33574973、40955715、圓子大大人、寂靜、滿心歡喜、40836807、喵嗚嗷嗚叫、ALA、404、十夢九有你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向天笑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必赢客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