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其他類型 -> 種太陽特訓學校[系統]

叁個太陽 13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叁個太陽 13

    冉雁這幅三千八百八十多萬的天價畫作在網上著實被炒了好一段時間的熱度, 中國美術家協會和當代幾位大畫家對冉雁《雪萊》這幅作品毫不吝嗇的給予贊揚和肯定。

    眼見著冉雁的一幅畫拍賣了這么多的錢,雖然心里頭不愿意相信,但好不容易安靜下去的冉家又有了蠢蠢欲動的跡象。可冉兵買兇殺姐的案子好像還在昨天, 在向元龍的奔忙之下, 官司也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所以冉家還沒有鬧出什么幺蛾子就被網友們一巴掌給拍了回去。

    如今的冉雁已經不是冉家可以隨意欺辱的了。

    在法國國際公益繪畫比賽結束之后, 喬一又在法國留了一周就帶著冉雁回國了。

    如今一舉成名的冉雁突然就成了大忙人, 還沒有下飛機就收到了不少邀約。諾里斯·沃克對冉雁今后的發展很有規劃, 落地之后就帶著冉雁和喬一告別,“她已經二十歲是一個成年人了, 就算是母雞媽媽再怎么擔憂小雞, 終究也要放開手讓她自己長大。”

    被調侃為“母雞媽媽”的喬一什么都沒有說, 只是看了諾里斯·沃克一眼, 就看著站在東方人群中可謂鶴立雞群的諾里斯·沃克蹬蹬磴朝后退了三大步,臉上的笑容都變得僵硬起來。

    他開始瘋狂反思,為什么自己的膽子竟然這么大?

    喬一看著冉雁也沒有多說, 只是點了點頭叮囑了一句:“你要照顧好自己,不管在外面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 學校總是在那里。”若是幾個月之前的冉雁確實讓人感到憂心,但現在已經完成了覺醒和蛻變的冉雁已經有了足夠的勇氣和堅強的內心, 喬一確實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冉雁微笑著,那是一種比她曾經溫柔卻沉郁的微笑更顯明亮溫暖的笑容, “是的喬老師,我會照顧好自己,也請您好好照顧自己。”

    蹲在喬一肩膀上的系統團子一臉認真的說:“我會好好照顧喬一噠。”

    因為周圍人太多, 還有諾里斯·沃克在這里,喬一什么都沒有說,就連冉雁都詭異的沉默了片刻。

    算了,傻白甜系統有些夢想總是好的。

    喬一回學校的時候,半路就接到了卞曉宏的電話,說是有驚喜。

    等喬一到了學校山腳下,就看見上山的路口停了一輛大巴,約莫有三十人或坐或站的停在路邊說著話、玩著手機,臉上都是興奮新奇的笑容。

    在喬一準備上山的時候還被一個熱心的女孩伸手拉住:“哎哎!你也是來種太陽學校報道的學生吧?先別上去,在這能等到喬老大呢!”

    戴著墨鏡的喬一:“……?”

    突然抖擻精神的系統團子;“……!!!”

    看清了喬一外表后突然有些遲疑的女孩默默松開手:“……你……你……你的氣質真特別啊哈哈哈,你一定也是喬老大的粉絲吧。”莫名感覺跟喬老大有些像呢。

    喬一將周圍的人掃視一圈:“是你們自己要在這里等的嗎?還是誰安排的?”

    女孩輕松被轉移話題,“當然是我們自己要在這里等的啦!本來到這里大家準備跟著卞老師一起上山的,不過一聽卞老師說喬老大今天會回來,大家就想干脆在這里迎接喬老大,給喬老大一個驚喜。”說到這里女孩嘿嘿笑了一下,“如果喬老大心情好的話,說不定我們能夠很快就從培訓班畢業到真實模擬試驗場里面去呢。”

    看來這些人就是卞曉宏所說的驚喜了。

    喬一將墨鏡取了下來掛在領口,柔和了面容同女孩說:“非常感謝你們的心意,不過去學校的路對你們來說并不好走,還是快些上山為好。”

    笑嘻嘻的女孩盯著喬一的臉先是遲疑了一下,在喬一話音落后一聲中氣十足的尖叫沖口而出:“喬老大——!!!”

    這一聲可謂驚破山林的“獅子吼”嚇得林木間鳥雀飛散,其他互相聊著天或者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人一個個都把頭轉了過來。

    然后就是接連不斷的:“喬老大!”

    “真的是活的喬老大!”

    “我看到真人了!”

    “天啊!”

    “喬老大你能給我一個簽名嗎?!”

    報名進入種太陽特別培訓班的學員就沒有幾個是不知道喬一的,這一刻原本還算閑散的氛圍立刻變得熱烈起來,周圍的人一個個全都圍了過來,兩只眼睛就像是上千瓦的電燈泡似的盯著喬一。

    如果不是喬一取下眼鏡后,身上的氣場再無這檔,讓這些人沒有幾個敢隨意上前,怕是這個時候的喬一周圍已經被記得水泄不通。

    在這些人把喬一圍住的時候,跑去接人卻沒有接到的卞曉宏也回來了,他一路嘿嘿嘿的跑過來,吆喝著讓這些學生們全都乖乖站好,然后特別鄭重的跟喬一說:“喬姐你可算回來啦!你看看這一次招收的特別培訓班的學員都怎么樣?”

    “很不錯。”喬一給予肯定的回復。

    別的方面不知道,但這些被招來的學員身體素質相較于普通人來說要優秀許多。

    被喬一夸了的卞曉宏美滋滋,在新學員們期待的眼神下,頂著壓力同喬一說:“喬姐你看……大家都挺喜歡你的,你能不能抽點時間出來給大家簽個名或者合個影?本來應該先安排他們到學校里面去的,不過大家都很想要見見你,就一直等在了這里。而且……不少人還專門給你帶了禮物。”

    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卞曉宏的眼睛已經開始四處游弋。

    喬一的視線落在學員們大包小包的行李箱上,還在一位體格極為健壯高大的男學員背后背著的等身高泰迪熊布娃娃上定格了一會,一時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說。

    喬一一直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其他總是很少會跟她提出什么要求來,就算想要跟她提點什么要求的時候,也會如同此刻的卞曉宏一般表現的極為不安。

    喬一盯著卞曉宏看了幾秒鐘,可就這幾秒鐘的時間里,卞曉宏的腦海中已經轉了無數個關于“要不要把說出去的話收回來”的想法,甚至于周圍的學員們也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提了一個很過分的要求。

    畢竟喬老大也是剛從法國回來,一路又是坐飛機又是做汽車還走路,最后還要跟他們一起爬山,卻被他們堵在了這里,要不……

    要不還是算了吧!

    就在有人要忍不住開口說點什么類似反悔的話時,喬一終于開口了。

    “這些都沒有問題,不過,”喬一抬手指了指天上,“你們應該也看到這條山路了,它真的不是很好走,而且時間確實不早了。大家可以先到山上去安頓下來之后再說這些事情,我既然是你們的校長,想要見到我并不是一件難事。”

    這意思就是在學校里的時候想要簽名跟合影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啊!

    原本勁頭有些不安、萎靡的學員們立刻精神抖擻起來,一個個拖著自己的行李箱開始跟在喬一身后爬山。

    在帶出來三個學生之后,學校里的各項基礎設施都得到了進一步的升級,當初畢若軒和卞曉宏四人來時走得硌腳的石子路都已經變成了平滑好走的水泥路。

    看著大家走得這么順暢,系統團子極為驕傲。

    學校基礎設施升級對于系統來說不是難事,問題是在不被其他人發現的情況下進行這些。

    為此系統可謂是完全調動起了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各種找時機、找理由,最后才有了現在升級過后的種太陽特訓學校,和上山的這條平滑水泥路。

    喬一倒是跟系統說過,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直接從外面請施工隊伍來修建,不過系統覺得學校目前的基礎建設已經翻修的差不多,這些事情都乘著大家不在學校里的時候就能進行的很順利。等到后面如果想要升級為超越當前時代的建筑,請這個時代專門的專修團隊來也不一定能做的出來。

    所以這事情一直都是系統來負責了。

    山路確實是比以前好走許多,卻不代表爬山的新學員們就能夠走得多順利,還沒到半山腰就已經有一大半人爬不動了,手里拖著的行李箱都仿佛有千斤重。

    不過這些學員確實很不錯,雖然累成了這個樣子卻也沒有人開口抱怨或者停下來拖累大家的前進速度。所有人都埋著頭繼續往前走,只在喬一說休息的時候稍微休息片刻。

    那些鍛煉過身體的男學員們就算了,之前拉住了喬一那位女學員大概是所有人中唯一一個沒有好好鍛煉過身體的,跟在這么一大群人中間臉色不要白得太明顯,但她還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什么,就這么悶不啃聲的跟著大家。

    卞曉宏看她臉色都成了這個樣子,便問她要不要停一會,名為木小雨的女孩都搖搖頭,“我能堅持下去的。”

    喬一也說:“她還能撐住。”

    聽到喬一這么說,木小雨仰起頭有些艱難的露出一個笑來,然后繼續憋著胸口的一股氣跟著大家走。

    卞曉宏對于喬一的話還是非常信任的,雖然他看木小雨那個樣子著實令人擔憂。這都是他從上萬的報名表中精挑細選出來的學員,他可不想讓這些學員出什么事情。

    系統趴在喬一肩膀上往后看著木小雨,嘆了口氣說:“有的時候真的覺得,人類之中的女性真的是一種很能忍的生物,不管是在哪個方面來說。”

    終于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這群悶不啃聲往上爬的學員們感覺自己胸口憋著的那股支撐他們一路走下來的氣似乎頓時消散,一個個學生累的兩條腿都邁不動了。

    最為健壯背著等人高泰迪熊的男學員咧著嘴說:“真是累死老子了,想老子天天在健身房里不出來,扛個幾百斤大米跑圈都不喘氣的男人,竟然也會有被累成這個樣子的一天。果然還是老子的鍛煉不夠周全,松懈了!”

    周圍其他癱在地上的男學員累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用一雙無語凝噎的眼睛盯著他看,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想法。

    在他們這么多人里面,就這個背泰迪熊的家伙到門口了還能走兩步,甚至把話說個不停。

    “我說你小子怎么就這么啰嗦,能別說了嗎?”有人著實聽得頭疼,黑著臉開口。

    身材健壯的魚橧哼了一聲,“男人就不能嘮叨了嗎?男人都是用實力說話的。”說著魚橧就伸出胳膊來比劃了兩下,看著那鼓鼓囊囊的肌肉,其他人現在著實沒有多余的體力跟他互相gank。

    學校的門已經開了,卞曉宏在等著大家,魚橧站起來走了兩步又跑到了木小雨跟前:“喂,你的身體也太糟糕了吧?要不要我幫忙?”

    正趴在路邊干嘔卻什么都吐不出來的木小雨艱難的抬起手來對著魚橧擺了擺,“……不用,我自己能行。”

    “行個什么行?我看你這個妹妹長得也挺清秀的,怎么就不知道跟其他女孩子學學怎么撒嬌?如果是其他女孩子的話,行李早就就男孩子了。”魚橧一邊嘀咕著一邊把木小雨的行禮拖了過去,二話不說就往學校里面走。

    木小雨一看這架勢她根本攔不下來,只能跟在后面一起跑。

    其他在學校門口喘了口氣的學員們見此全都跟著一起走了進去。

    升級之后的學校要比卞曉宏他們來那會看起來更加整潔漂亮了,走在這樣的校園里面都讓人無法將眼前所見的一切跟喬一當初放在微博上的學校照片聯系到一起。

    自然的美麗同建筑物融合在一起,一切看起來都非常的清新可愛同時又有著現代建筑的簡約特點。

    “能夠在這里學習還真不錯。”不少人在看到學校里的環境后發出這樣的感嘆,原本疲憊的身體似乎也沒有那么累的感覺了。

    卞曉宏帶著大家去了學校宿舍把行李剛好,讓大家簡單的整理了自己的床鋪后,就帶著一起去了食堂。

    為了歡迎這些新來的學員,畢若軒今天親自下廚,可做了不少好菜。

    雖然以前是個大小姐,十指不沾陽春水,但在回到回到了這個世界之后,畢若軒倒是培養出了做菜的愛好,如今的手藝很是不錯。

    雖然卞曉宏幾個私下里總是開玩笑說小若軒會對做菜感興趣,十有**是因為不想再讓喬姐碰任何廚具才把一手做菜的本事越來越好。

    做好動員吃完飯,把該交代的事情全都交代清楚,木小雨等30位學員在種太陽特訓學校特別培訓班里的生活就這樣展開了。

    因為特別培訓班的課程是以讓大家可以在真實模擬試驗場中“存活”為目標,所以這里的培訓非常有針對性。

    整個培訓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當然是鍛煉身體、學習簡單的針對性的武術;第二部分是學習一些在不同環境之下的生存技巧;最后一部分為認識各種不同類型的喪尸,教會大家在面對不同喪尸的時候該要如何處理為最優選擇。

    正是開始上課的第一天,卞曉宏站在講臺上說:“鍛煉身體是一個非常枯燥而又辛苦的過程,所以如果有人感覺自己堅持不住了,可以隨時選擇退出,我們并不強求。但如果愿意留下來的人,就代表同意我們提出的所有要求。正如同我們簽訂的合約上所寫的那樣,只有達到了標準的同學才能夠順利畢業,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們的學習從現在正式開始。”

    說完這些,卞曉宏特別開心的看著臺下三十位學員:“所以有沒有人想要走呀?”

    好不容易通過篩選報名成功,成為第一批種太陽特別培訓班學員的眾人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說要走。

    能夠被篩選通過的人不管怎么說,這么一點兒傲氣和倔強還是有的。

    于是這些人就度過了非常枯燥乏味的一天,看起來就跟正常的鍛煉身體也沒有什么不同,只是多了不少個人搏擊及互相合作搏斗的教學,訓練量也比普通人多了很多很多而已,尤其是在長跑這一項鍛煉上,多的讓人懷疑他們是來為馬拉松做準備的。

    而這些教學全部由卞曉宏、周炎、尤桐和向元龍四人負責,畢若軒也只是經常來看看做做場外指導和監督而已。

    如此接連兩周過去,對這些程序已經熟悉起來,在搏斗技巧上也有所提升、逐漸適應了龐大訓練量的學員們便走到一起嘀咕。

    “之后的鍛煉就一直是這個樣子了嗎?”

    “好像也沒有什么不同啊。”

    “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來點真格的?”

    魚橧揮動著自己健壯的手臂,把自己身上的肌肉啪啪啪拍了一遍說:“這些對我來說太簡單了,我覺得我可以找畢若軒老師討教一番。”

    這話一說出來本來還在一起討論的大家全都閉嘴,再次用一種無法言喻的眼神看著魚橧。

    要說他們這些學員里面最猛的還是要輸魚橧,但是你再怎么猛,你也不要一下子跑去找拳王挑戰吧?

    雖然畢若軒老師這個拳王,在平常的時候看起來……簡直就像像是一個鄰家小妹妹似的,笑起來的時候還特別甜。

    ——最近白回來的畢若軒有種返璞歸真的味道,身上那些駭人的氣勢一點點收斂起來,又變得像是一個普通小姑娘了。

    “……我覺得魚橧要是跑去挑戰的話,說不定真的能贏。”有人不太確定的說。

    其他不少人也跟著附和。

    著實是因為現在的畢若軒看起來真的好像很好欺負的樣子,而且他們都來學校這么久了也沒有看見過畢若軒出手過。

    咚的一聲將沉重的杠鈴放到地方,這兩周鍛煉下來皮膚都黑了三個度的木小雨汗如雨下的說:“我覺得你打不過畢若軒老師。”

    “嘿!你這娃子這話我可不愛聽。”魚橧兩條肌肉扎實的胳膊插著腰說,“都還沒有打過,怎么就知道打不過呢?”

    “你連卞曉宏老師都打不過。”木小雨又丟了這么一句話,轉頭給自己灌了兩口水就回去繼續舉重去了。

    魚橧氣哼哼的在木小雨周圍走了兩圈,然后從旁邊抱了個杠鈴片給她往杠鈴邊上一塞,然后跑到另外一邊又塞了一個。

    木小雨:“……”

    臉都憋紅了的木小雨在魚橧往后退了兩步后直接撲街。

    她趴在那里好半天一動不動,搞得魚橧緊張起來,其他人也往他們這邊看,魚橧蹬蹬磴跑過去輕松的將杠鈴搬到一邊,伸手去拉地上的木小雨,“哎!小雨你別嚇我,你沒事吧?”

    癱在地上的木小雨如同一條咸魚一樣側了下頭,露出個臉來,咳了兩聲說:“你連周炎老師和尤桐老師都打不過。”在卞曉宏四個人里面,周炎和尤桐算是最弱的,其次是向元龍,然后是卞曉宏,這一點在一開始的時候卞曉宏他們就說過。

    正在擔心木小雨的魚橧:“……你到底是哪一邊的?”

    “我只是不想你太膨脹。”木小雨從地上爬起來,又到一邊跳繩去了,“你只有一身肌肉而已,蠻力應該有不少,但要真打起來,幾個老師你誰都打不過。”

    魚橧有些氣悶的看著木小雨不說話了。

    其他人見此哈哈笑著過來把魚橧拉走,“別生氣別生氣,小雨妹妹雖然說話直了點,但她的眼光確實很厲害你要承認呀。”

    魚橧翻白眼:“……”就是因為知道木小雨說的都是真的,所以他才氣悶嘛。

    “不過說起來,小雨妹妹真的很拼啊。”摟著魚橧脖子的男學員如此感嘆,“我們這里三十個人剛來的時候就小雨妹妹最弱了吧?但她真的是我們三十個人里面最拼的一個。”拼的讓他們這些一開始其實有些嫌棄木小雨拖后腿的人,到現在都是發自內心的佩服木小雨。

    這小姑娘拼成這個樣子還沒有把自己累死,也跟時不時來看看大家的喬一有關。

    雖然喬一不太管特別培訓班的學生,但每一個學生的身體數據全都有,還有各種各樣的訓練計劃都寫了一個本子,全都在卞曉宏手里放著。

    魚橧雖然說氣悶,但氣消的也快,他很快就把之前的事情忘到天邊,轉而跑去找了卞曉宏,“卞老師,你看我們都已經差不多習慣了現在的訓練量,之后還會有其他的訓練項目嗎?”

    自從收了這些學員后就特別開心的卞曉宏笑得見牙不見眼,“當然有啦~事實上這幾天我一直在找喬姐商量這件事情呢,但是考慮到還是要循序漸進的問題,所以嘛……等到明天的喪尸相關課程你們就知道了。”

    卞曉宏說了這么一句,早已經忘記他們有三個部分課程的魚橧終于想起來,他們這兩周好像一直在鍛煉身體和學習搏擊技巧,還有什么生存技巧和喪尸課程還沒有安排上。

    就這三個課程來說,鍛煉身體、學習搏擊技巧和各種環境下的生存技巧,全都是極為使用的東西。

    擁有很不錯身體底子、不少鍛煉都試過、簡單搏擊也學了些的魚橧對此很有發言權——卞曉宏他們教授的都是干貨。

    只要愿意好好學,不管最后是否可以進入那個真實模擬試驗場,來這一趟都不虧。

    倒是那個“加強對喪尸”的了解……

    冉雁的直播魚橧也看過,真實模擬試驗場的事情很早之前就已經在網上被傳的沸沸揚揚,各種各樣不靠譜的猜測也是應有盡有。

    因為那里的喪尸和戰斗全都太過真實,很多腦洞大開的人都認為冉雁其實是穿越了——這兩年穿越之后進行直播的還挺多——穿越到了真正的喪尸橫行的世界。

    又或者是這個世界已經在我們不知道時候真的出現了喪尸,只是在和諧喪尸目前都被控制的很好,沒有被人發現而已。

    然而這些亂七八糟的猜測之所以沒有真的被當成,是因為……

    “如果真的有喪尸的話,你們以為可以在空氣中傳播的喪尸病毒能夠到現在還沒有讓我們變成感染者嗎?”

    “如果主播真的穿越了的話,直播最初那些直升飛機又是怎么回事?還有那么多的攝像機……那些人總不會是假的吧?難道主播還跟里的主角一樣可以對喪尸病毒免疫嗎?你真以為自己活在里,就可以隨便亂猜了啊!”

    反正有人開腦洞,也會有人比較理智,像是這樣的爭論多了,到底誰對誰錯沒有結論,可種太陽學校、真實模擬試驗場和冉雁的直播間的名氣確實是越來越大了。

    但不管怎么說,在總體的觀點來看,真實模擬試驗場就是一個類似于“喪尸主題樂園”的地方,只是把名字給換了一下罷了。

    這也是主流觀點。

    魚橧也是這么認為的。

    一切都是假的,包括真實模擬試驗場里面的喪尸。就算不是請人扮演的,也有可能就是人家主播說的喪尸模型的生化機器人嘛!反正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

    那建立在一切都是虛假的這個前提下卻學習和認識這些“喪尸”,這個課程就會變得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難道那些喪尸還能是真的嗎?

    抱著這樣的疑惑,特別培訓班的喪尸相關課程開始了。

    首先,當然要來一場生動有趣的實踐課。

    一大早拿著畢若軒老師發下來的實驗本和筆來到實驗樓的三十名學員全都是一臉古怪而又猶豫的神色。低頭看看手里拿著的實驗本,總有一種自己好像在大學里面要上實驗課的感覺。

    這種感覺倒是不壞啦,可大家之所以會露出這種表情是因為……

    “你們有沒有覺得今天早上畢若軒老師在給我們發這些實驗本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有點不對勁?”

    有人開頭之后便是一片應和聲,“有有有。”

    “原來大家都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啊。”

    “本來我還以為是我的錯覺,但畢若軒老師那個表情真是越想越不對勁。”

    “就……你們有沒有覺得,”開口說這句話的學員聲音不由自主壓低下來,“畢若軒老師臉上的表情好像是在同情我們啊?”

    其他同學們全都不停頷首表示贊同,“確實是這樣,我一開始也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那種同情的眼神真的太明顯了。”

    “事實上畢若軒老師有跟我說如果撐不住的話不用勉強自己。”木小雨看似面無表情,實則手上有些抖的開頭。其他人也搞不清楚她的手這么抖是因為早上鍛煉過度還沒有緩過來還是因為被畢若軒老師給嚇著了。

    “畢若軒老師別看著年紀好像不大的樣子,但人家可是貨真價實的拳王啊……如果連拳王都感到擔心的話,我們今天的實驗課到底要上什么內容???”

    木小雨依舊一臉鎮定,顫抖的手穩定些許,“不要太擔心,我有專門問了畢老師,她說有卞老師他們在不會有什么危險。”

    大家對于木小雨的判斷力還是挺信服的,既然畢老師說了不會有危險,那他們應該不會有什么事情。

    既然沒事那還擔心什么?

    于是大家的氣氛重新快活起來。不管上沒上過大學,都就著眼前這些東西聊了起來。還有那些上過大學但沒有進過這種實驗室的學員們也好奇的到處走動看看,整個教學實驗室里的氛圍一直很好。

    起碼在卞曉宏和向元龍到教學實驗室來之前大家還是很開心的。

    而在卞曉宏和向元龍兩個一人拖著一個巨大的蛇皮口袋來到教學實驗室后,所有的人都閉上了嘴巴,臉上的神色也變得略微驚恐起來。

    卞曉宏和向元龍把拖著的蛇皮口袋往地上一扔,就看見那兩個巨大的蛇皮口袋里面好像有什么可怕的東西瘋狂掙扎,還有一些詭異的低吼聲和腐爛的臭味傳來。

    教室里的人面面相覷,盯著地上那兩個巨大的蛇皮口袋有點兒不知所措。

    有人靠近蛇皮口袋,還差點被里面掙扎的東西攻擊。

    卞曉宏擺手,“都小心點別圍得這么緊。你們看這個教室里有六個試驗臺對吧,先從下面柜子里把固定用的小型手術臺搬出來放到試驗臺上去,然后再到我們這里來把實驗對象拎走,記得都小心點別傷到了自己。到時候固定的時候一定要固定好,固定不好實驗對象脫離攻擊大家就不好了。”

    向元龍站在講臺上接話:“都按照卞老師的話來做,弄好之后再到講臺上來領取手術刀、手術鉗、放大鏡等物品,這里還有滑石粉,戴手術手套的時候記得要先給自己的手上擦一點滑石粉,知道大家都不懂,一會會教你們。”

    學員們面面相覷。

    “我們這是要上解剖課嗎?”

    “手術刀和小型手術臺都出來了,應該是要上解剖課吧?我們這里有上過醫學類解剖課的大學生嗎?”

    “……我學過解剖,但從來沒有解剖過這種詭異的東西。”雖然蛇皮口袋還沒有打開,但大家已經有了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事實上也正如他們所預料的那樣。

    當他們把一切準備工作做好,卞曉宏和向元龍兩人一同打開蛇皮口袋,雙手飛快的將里面掙扎嘶吼的東西抓出來時,當時就有人忍不住轉身想吐去了。

    就算跟著鍛煉了兩周時間,到底大家都還是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的普通人。除去個別有著特殊經歷和愛好的人以外,大多數人就算走在路上看見殺狗、殺牛、殺養現場的血流成河與動物哀鳴都會不由感到心中不忍。

    這跟不少男孩子們喜歡玩喪尸恐怖類游戲并不沖突,因為大家都非常明白那些東西都是假的,只是游戲而已。而游戲里的東西也只能通過一個平面從視覺上對人產生刺激,其他就不行了。

    但是看看面前這個東西吧,一條真實存在的活蹦亂跳的喪尸魚。

    那猙獰可怕的長相、腐爛的外表和強大的攻擊性、腐爛的濃郁臭味,即使離開了水也沒有對它產生多少影響,該有的活力一點兒都沒有喪失。

    抓著喪尸魚的向元龍雖然也是一臉嫌棄的表情,盡可能的想要讓這條充滿味道和攻擊性的魚離自己遠一點兒,同時跟大家說:“都別看著啊,來把你們的實驗對象領回去。看到它這有力的尾巴了嗎?一定要給它固定好,不然蹦到了地上可不好抓,尤其小心被它咬到。因為是生化機器人的關系,程序都是固定好的,可不存在什么讓它不攻擊就不攻擊的情況啊。”

    卞曉宏補充:“你們還是要慶幸這些魚不在水里,如果是在水里的時候,我們可沒有辦法這么容易抓住他們。”

    原本學金融相關的卞曉宏幾人為了這些學生也算是盡心盡力,這些他們以前根本不會接觸的東西都備了不少課。

    眼見著向元龍手中那條喪尸魚有力的尾巴甩得啪啪響,根本沒有任何一個學員想要上前,有幾個學員已經捂著眼睛跑到了角落里呆著,一點兒想過來的意思都沒有。

    對于這種學員卞曉宏倒是體貼的很:“哎呀這幾位同學是怎么回事?對喪尸魚感覺無法接受嗎?如果真的接受不了也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啊,如果想要離開的話可以隨時離開,我們不會勉強的。”

    一聽這話,那幾個不想面對現實的學員們又臉色糟糕的走了回來。

    只是看直播見冉雁對那些喪尸應付自如的時候不覺得,在現實里都還沒有見到真實模擬試驗場中那么多的喪尸,只是見到了這么一條離開水的喪尸魚,竟然已經讓他們感到快要暈過去了。

    可讓他們就這么走了,到底心里有些不甘。

    三十名同學每五人一組,分成了六組。

    每組領走一條喪尸魚抱去試驗臺上用小型手術臺固定。只是這么一個固定的事情,就已經足夠讓人手忙腳亂。

    好在卞曉宏和向元龍一直關注著幾組同學的狀態,只要看見喪尸魚有咬人的可能就提前把喪尸魚給拍的進入“死魚”狀態一會。

    可就算這樣,在近距離接觸喪尸魚十幾分鐘后,就有再也無法忍耐的學員嚎啕一聲哭著從教學實驗室里沖了出去。

    然后是第二個、第三個……

    他們一邊哭嚎一邊跑著說:“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可怕的實驗啊嗚哇哇——”

    “不管是味道還是外表,都太惡心了嗚嗚嗚……”

    “我特么好難啊QAQ!!!”

    作者有話要說:  三更合一!

    哭泣的學員:我好難啊,我上輩子一定是個數學題QAQ

    感覺這章應該換標題了,然而又覺得沒法換OTZ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春風拂檻 18瓶;消失的NPC 9瓶;勻速 5瓶;啦啦啦 3瓶;盜亦有稻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必赢客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