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都市言情 -> 女鬼,求放過

第八百九十六章 這不是我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說起來,好像真的好久都沒有回家了。

    最近這日子過得著實有些忙,而且在各個世界穿來穿去的,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記日子了。

    之前忙到沒有想過這些,但現在一看到自家大門,我不由得擔心起來。

    這么穿來穿去的,萬一碰上哪個地方的時間流速跟人間不一樣,那可就要出現科幻電影里的情節了——回家的時候,出門迎出來一老太太,哎喲我看著親切啊,張嘴叫了一聲媽,結果人家問我找誰根本不認識我,這么一攀談,好嘛,是我弟弟的重重重重重孫女!

    什么?我只有妹妹沒有弟弟?就我爸媽那性子,丟了個兒子自然是要再生一個找補回來啦。

    這情景想想細思恐極啊。

    我這一邊琢磨,一邊推門進院,老遠就瞧見我妹在院子里玩呢,左手一只胖成圓球的松鼠,右手一只蘋果,屁股底下坐著只一臉生無可憐的白狐貍,好不開心,看到我進門,立刻嘴巴咧得老大,啊啊哇哇地叫了兩聲,就沖著我舉起胳膊,擺好了要抱抱的姿勢。

    哎喲,還是我妹親啊,雖然這是模擬出來的世界,不過所有都是跟現實看齊的嘛,我妹看我這么開心,說明是真喜歡我。

    我這趕忙小跑兩步,張開雙臂,正準備給我親妹子來個愛的抱抱呢,忽聽咣的一聲大響,房門大開,一道挾著無窮無盡威壓的身影,帶著狂風呼嘯而出。

    就見此人身上圍著圍裙,右手倒提著條帚,左手指著我,威風凜凜煞氣騰騰的怒吼:“你個死混球,還知道回家啊,一個假期都不著家,打電話沒信號,問人誰都不知道你跑哪兒去了……”

    哎喲,這氣勢比大眼珠子之流強到不知哪里去,我這一見就心慌肝顫,下意識就想拔腿開溜,先往后山貓一會兒再回來看情況。

    這是以前的一慣作法,此時突然遭遇,立馬下意識幫出選擇。

    但我馬上就又停了下來。

    咱是誰啊!

    咱以前可是創世者的嘴!

    現在可是跟奇點公司董事平起平坐的大人物,而且還是在算計董事們的陰謀家,想滅世就滅世,想開新世界就開新世界,所謂談笑皆大能,往來無神魔,身經百戰,歷煉無數,已經不是那個沒啥人生社會經驗心里沒數遇事就慌的高級中二了,這點小場面還需要拔腿就跑嗎?

    我當即穩住神,站住腳,本來張開雙臂是要抱我妹的,但現在輕輕轉了個方向,迎著那氣勢洶洶的人影就撲過去,一把摟住她的腰,不等她高舉起來的條帚落下,先情深意切的大喊一聲“媽,我想死你了!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呢……”說著話,感情醞釀到位,眼淚就一對一雙的落下來了。

    我媽就是一呆,舉著條帚沒能落下來,有些遲疑地問:“你一假期不著家,還委屈了?哭個啥?”

    “我差點就回不來了!”

    我當即火力全開,現場編了一個路遇綁匪被困深山全憑自身實力外加對親媽的想念才能夠逃出升天活著回來的故事,如今已經三天三夜沒有吃過飯眼瞅就要餓死了,不過只要能看到親媽一眼,哪怕馬上就餓死也是心甘情愿心滿意足了無遺憾……

    這故事一講,把我媽心疼的啊,扔了條帚抱住我就哭,哭夠了立馬進屋給我做飯,最愛吃的紅燒肉,做了滿滿一大鍋,好家伙,我這通吃啊,要不是咱如今也是能隨便滅世創民的大能,這一鍋紅燒肉還真吃不光!

    吃飽喝得收拾干凈,接下來自然就是其樂融融的家庭時間,我又把故事完善了完善,把我媽聽得那是淚水漣漣心驚肉跳,然后又問我想吃什么,明天都給我做去,哪怕是想再吃一鍋豬肉也沒問題啊。

    到了晚上,等我媽領著我妹睡下了,我這才悄咪咪地起床,來到自家倉房,施法開門。

    我這要去大紅嶺妖怪學校瞧瞧情況。

    之前琢磨著怎么應對奇點公司的進攻時,我就想過基本盤的問題,想來想去,唯一能夠稱得上是我自家基本盤的勢力,也只有大紅嶺妖怪學校了。

    一來,不像鬼國那么扎眼,有什么動作就會引來太多關注;二來,這里的妖怪都是我造出來的,女鬼都是我救出來的,有基礎恩情在,再加上還有后期培養,這就是我的鐵桿嫡系。

    我原本就打算回來之后,立馬加強對大紅嶺妖怪學校的培養,堆裝備堆法術,雖然還欠著奇點公司好幾千萬,不過沒到期之前,咱還是有錢人,先趕緊可著自家人花,把實力堆起來,到時候奇點公司真敢來追債,立馬點齊隊伍把他們打回去……不對,是到時候奇點公司真敢跑來危害人間,立馬就點齊隊伍把他們打回去!

    咱現在可是人間的守護者啦。

    可是我這推門往里一走一瞧,就不由一楞。

    門里不是大紅嶺妖怪學校,也不是我家倉房,而是一處巨大無匹的宮殿。

    這宮殿古拙粗獷,審美觀點完全不符合現代潮流,倒好像是三流電影劇集里面的遠古時代。

    四壁都是刀削斧砍的密密痕跡,連個找平都沒做不說,也沒刮個大白,就那么光滑滑地露著石頭面兒。

    不過石頭面兒上也不是什么裝飾都沒有,一片片仿佛潑濺上去的黑色液體,涂滿了大部分的石壁,看著就讓人心里發毛。

    更讓人心里發毛的是,宮殿的地面上滿滿都是白得刺眼的骨頭,一層層一堆堆,延延綿綿一直鋪到宮殿深處,在宮殿的盡頭堆積成一座白骨小山。

    白骨山上有一座紅得仿佛鮮血凝成的寶座。

    寶座上坐著一個巨大的帶著無法形容的強烈惡意的身影。

    這貨自己也少說有四五十米高,簡直跟身下的白骨小山高度有得一拼。

    身體表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不停蠕動的蛇蟲,一眼就能嚇死密集恐懼癥患者。

    脖子上頂了三個腦袋,一個羊頭,一個鷹頭,還有一個章魚頭。

    當我推門而入,看到他的時候,他就緩緩轉動脖子,把那個羊頭朝向我,露出一個扭曲詭異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待宰的羔羊。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必赢客手机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