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歷史軍事 -> 劍墟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甕中捉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將所有的命令都傳下之后,黑須尊者方才長吁了一口氣,身體靠在椅背上。

    誰也沒有想到,即將決戰之前會發生中毒這件事,只不過他們太古盟為了這場戰斗,事先準備的太充份了,就是大部分人中毒了,他們的戰力仍然是極為可觀的。

    至少,他們這些尊者的實力極為雄厚,可以用功力將體內的毒素壓制住。

    只要薛神人敢來,這場大戰,他們仍然要以絕對優勢打贏。

    安排完這一切,黑須尊者方才緩緩地轉過頭看向沈放,眼神一厲,喝問道:“毒是你下的吧,你其實就是一直跟在薛神人身邊的那個戰獵吧?”

    “什么……”這一句話讓后邊的戚管事嚇得差一點都跳起來,驚恐地退后了幾步,不敢置信地看著沈放。

    他帶進大帳的這個人,會是奸細?

    大帳中一下子就靜了下來,其他尊者們的目光全都盯向了沈放,帳中一時殺氣騰騰。

    這樣一說,他們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普通的毒素已經對他們沒有作用了。

    他們也中了毒,那么就唯有是在方才的茶水中下毒。

    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眼前這人膽子大到這種程度,敢一個人跑到他們十幾個尊者身邊做這種事。

    沈放狠狠地退后一步,靠在了營帳邊上,皺緊了眉。

    到底沒來得及逃出去就被發現了。

    沒想到這個黑須尊者臨大事時如此急智機敏,在一瞬間就認清了所有情況,猜到了他這個下毒者,并及時做出部署。

    方才安排人圍住營帳,就是為了防他逃跑,好將他堵在帳里甕中捉鱉吧。

    那個黑須尊者好重的心計。

    趁著他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安排下了這么嚴密的天羅地網。

    黑須尊者看向沈放,眼中全是厲色:“從你和我們接觸的幾次事件中,能看出你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幫著薛神人滅了我們陽鹽礦井的幾千人,還幫著薛神人不知怎么的除掉了我們二十一位堂主,戰績很是斐然。”

    “只不過你不智啊。”

    “就這樣闖進我們的主帳下毒,你以為進了這里后,還能離開嗎?”

    他一臉冷笑,緩緩地站起身,身上全是殺氣。

    “你想抓我?”

    沈放凝重地看著對方。

    黑須尊者嘿然道:“你難道認為我還會放過你嗎?

    你已經被堵在了帳中,想跑也跑不掉了,今天先抓住你殺掉祭旗,然后我們再抓薛神人,砍下腦袋給你陪葬。”

    他猛地抽出一柄刀,刀身暗青色,閃爍著驚人的寒芒,隨手一揮,一刀劈出。

    “給我死吧。”

    這一刀含憤而出。

    和人過招時,他從未失過一招,今天卻被這么一個毛頭小子跑到近前下毒而沒有發覺,簡直是平生最大的失敗。

    暗青色的刀芒刺目地延伸出去,好似一柄巨靈神所持之刀,刀法奧義無比,于死寂中蘊含著駭人刺骨的殺傷力。

    旁邊的桌椅僅是被刀風吹了一下,立刻瓦解風化。

    這一刀如果斬到沈放身上,絕對能一下子吸干沈放的全部生命力。

    “滾回去。”

    黃劍出鞘,沈放單手握劍,簡簡單單地一揮,一輪碩大的紫色月華斬到了那輪刀芒上。

    咔嚓。

    刀芒仿佛一顆石晶般碎裂成無數截。

    緊接著紫色月華破開一切阻攔中宮直入,以迅不可及的速度斬到了黑須尊者的護體神元上。

    “什么?”

    黑須尊者一臉震驚,拼命向后閃退著,不過卻仍然沒有躲過這一劍。

    護體神元也被紫色月華斬破,胸口如遭雷擊,一口鮮血狂噴出去,狠狠地向后跌飛,轟隆聲中,將后邊的幾張椅子砸得粉碎。

    沈放的黃劍還在向前伸著,淡淡地道:“抓我祭旗?

    都中毒了還裝什么逼。

    把我堵住了?

    我都下完毒了就沒想走,不是要決戰嗎,來吧。”

    帳中眾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氣冷氣,臉色全都變了。

    黑須尊者在十三位尊者中排行第九位,實力不是最強的,但頭腦與指揮能力卻是最強的,所以一般的事大多由他臨陣指揮,可以說是這座營帳中的核心人物。

    他雖然中毒了,但是用功力壓制著毒素,全力發揮,接近尊者的實力還是有的。

    可是這種強者,被一個年輕人一劍斬飛了?

    那是什么實力,尊者嗎?

    在二十幾歲的年齡,戰力就能達到尊者程度,這一輩子他們都沒聽說誰能做到。

    “就憑你,還想和我們決戰?”

    那邊一個黃臉尊者飛身躍起,滿臉不屑地向沈放的背后沖了過去。

    “下毒讓你得手了,不過你今天也得留在這兒,給我去死吧。”

    他是排在第六位的尊者,實力比那個黑須尊者強了不少的。

    雙手齊出,掌勁噴吐中,兩條巨大的冰龍張牙舞爪地沖向沈放,冰龍相互繚繞,任何人被裹入兩條冰龍中,都要被絞得粉碎,尸骨無存,而后被凍成冰屑。

    這是這位尊者的畢生絕殺技。

    呼。

    冰龍的速度極快,一瞬間就沖到了沈放背后,如同剪刀一樣,要把沈放給剪成兩半。

    咔嚓。

    沈放不退不避,猛地轉身,劍光一閃,一條冰龍的頭顱被斬斷,那條冰龍轟地化為散溢的能量消散。

    “還有一條,看你怎么躲。”

    黃臉尊者飛掠在冰龍后面。

    只要沈放忙于應付那條冰龍,他就有機會一擊致命,不給對方還擊的希望。

    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第二條冰龍剛靠近沈放,就被沈放左手握拳,一拳硬生生地擊碎。

    那一拳中融合了液化的太古精元之力,還融合了一絲鴻蒙能量,強不可及。

    轟。

    冰龍炸成了無數碎片倒飛。

    黃臉尊者猝不及防下,一下子撞到了那些碎片上,護體神元都擋不住如此多的攻擊,不斷地被削弱著,不斷地黯淡。

    靈犀一劍。

    沈放冷酷的表情出現在他視線中,伴隨著那個表情的,是一道驚若長虹的劍芒。

    “不。”

    黃臉尊者驚恐地低吼著,拼命地向一側閃避。

    噗。

    那抹劍光在他的肩上刺出一個血洞,如果不是那一刻他狠命地后退,恐怕這一劍能將他的肩膀刺穿。

    嘩啦。

    那邊的眾多尊者齊齊退后一步,全都變了臉色,又被打傷了一個?

    在他們中毒的時候,就意識到已方已經輸了一陣,馬上就想抓住這個下毒者好扳回一局。

    所以才會布置出甕中捉鱉的局勢。

    知道這個戰獵是薛神人身邊重要的助手,將他抓住殺掉,也算給了薛神人一個沉重的打擊。

    哪里想到,動起手來才發現,他們打不過人家。

    這一下子可就尷尬了。

    其實這些尊者原也不至于如此不濟的,他們畢竟是尊者級的強橫人物,但是,他們是直接通過茶水將鹿角之毒飲進了肚子里的,中的毒比通過霧氣呼吸中的毒深得多了。

    而沈放現在也已經不是昔日的沈放。

    在趕來太古盟的這十多天里,他在趕路中一直在苦修著。

    剛修出太古精元,正是實力增長的黃金期,每吸收一點太古氣都能轉化成自身的功力。

    并且因為現在不愁鴻蒙能量了,可以用鴻蒙能量加快融合法則之力。

    這兩方面修行速度都很快。

    十幾天,足以容他在功力修行上又有一個長足的進步。

    這一刻要是再面對著那些堂主級的人物,怕一個人能打五個了吧。

    兩相此消彼漲,一打起來沈放的優勢可就凸顯了。

    方才沈放下完毒想溜出去,是怕在這些尊者毒發之前發現什么,先出去避一避。

    不過,現在你們已經毒發了,那還怕什么。

    下完毒原本不就要開打了嗎,他和薛神人不遠萬里從迷霧海深處跑過來,不就是為了殺人嗎。

    將他堵在了營帳里?

    原本他也沒想走啊。

    劍墟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必赢客手机版app